快捷搜索:
领导他有特别爱唠叨说起来就没完没了不过还好

领导他有特别爱唠叨说起来就没完没了不过还好

乔羽欣无力的蜷缩在薄被里,浴室里传出水声。 刚才在她真的无力承受就要晕过去的时候,他如同丢弃让他嫌恶的垃圾一样,将她从他的怀里推开,乔羽欣,你真不要脸。 话落,他毫...

四目相视他的眸光越来越深她的心也随之越来男

四目相视他的眸光越来越深她的心也随之越来男

深夜,温馨简约的卧室里,乔羽欣一身轻薄的棉质睡衣,从内置浴室里走出来,披在肩上的秀发还在滴着水珠,水珠滴在撩拨人心的锁骨上,出水芙蓉般的美,使她就犹如画里走出来的...

想来是令有目的能让自己折损两万士率来达到此

想来是令有目的能让自己折损两万士率来达到此

司马朗还在疑惑着,忽然只见一名士兵跑了进来,对司马朗说道先生那 不用说了,我来了,你还禀告什么?只见一人轻笑这撩开了大帐的门帘,漫步走了进来。 司马朗一看来人一惊,...

愤怒中的鲜于埔对着剩下的四千军下达了军令

愤怒中的鲜于埔对着剩下的四千军下达了军令

哈哈!鲜于埔大笑说道何必如此伯达之言确实如此,然某观袁熙亦是无可奈何,只得出营与我等一战。若是某身处其中,自也只能如此了! 哦,原来如此!司马朗点点头,算是同意了鲜...

恐怕底下的士车纷纷四散逃生去了

恐怕底下的士车纷纷四散逃生去了

诸君!袁熙高坐主位。缓缓说道,在得知我军的大戟士已经失去了作用之后,本我等思固守之计,心思让那鲜于埔粮尽而退,如此乃在营外设下重重防御。如今鲜于埔得司马朗谋划,造...